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快捷登陆

收起左侧

我与江流二三事

0
回复
1765
查看
[复制链接]

126

帖子

1

主题

0

精华

见习会员

Rank: 1

积分
125
来源: 2016-12-14 04:3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江流老师从未见面,但我却总也无法忘记他。他是一位对我的创作有深刻影响的文学前辈。他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还曾给我写过一封信。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刘占彪同志:
你好!
收到来信很久了,我自去年年底以来,身体仍未复原,一切社会活动都不参加,在家则是终日足不出户,从去年已辞去散文学会的一切工作,并连会员俱已辞去。收到来信后,连同照片等我已转致白榕同志,他并已告知收到此信。今后凡有关散文学会问题,请直与白榕同志联系。
即致
敬礼
江流于6月18日
这封信是江流2001年写给我的。从来信的笔迹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他当时已提笔艰难。以前,江流老师的字略带行草,端正有力,但这封信上,字迹轻飘飘的,而且写到后来,字是越来越歪斜,甚至连我的名字都写错了。
江流信中提到的“散文学会”及照片,是因为当时我丢失了省散文学会会员证,冒昧写信请他帮我补办。没想到江流老师一直在病中,还记得这件事并专门来信说明。
此后不久,我听县城的一个文友说在报上看到江流老师去世的消息的(我在农村没条件经常看到报纸)。我既惊讶又悲痛,想到最后一次收到的那封信还没有回,直后悔与他通信十多年竟一直没有去看望他。当时也想过写一篇怀念的文章,但终究还是没有动笔。
我是在1990年才知道江流是安徽作家的。以前我在每期《小说月报》顾问名单里都能看到江流的名字,就以为他是北京或天津的大作家。当年鲁迅文学院首届研修班的安徽学生只有我与时任岳西县文化馆馆长的胡明播。学期结束我们一道回家,火车上,胡明播向我说起了江流的为人,临别前写下了江流老师的地址,鼓励我去拜望他。
但终因诸多原因,我最终还是没有登门请教。从研修班回来后,我将自己几篇发表过的散文寄给了江流,没想到很快收到江流老师的回信。他在信中说:“你身居农村而坚持写作,志趣可嘉。这几篇散文读来都觉亲切,带有田野的清醇……”从江流先生的这封来信开始,此后的十多年间,我一直保持着与他的信件交流。我所处的乡村,环境闭塞、生活单调,与外界的交往常常只能通过写信的方式来进行,记得当时我给江流的信写得很勤,而且江流老师也是每信必复。他有一封信的开头是这样的:“早上刚给你发出一信,现在又收到你的信……”对我这样的信,其实完全不必马上回,但他还是立即回了。后来他寄给我一张“中国散文学会安徽分会会员登记表”,嘱我“望填好后,附其它新作一同寄来……你当前的努力方向,是在生活中多体察,多写……”
江流老师作为我加入省散文学会的介绍人,对我散文写作影响深刻。他经常让我把近作寄给他。他对我每一篇“近作”都看得十分认真,意见也很中肯。我在广西的一个内刊发了篇《驴子·牛》,记录在鲁院读书的一段经历。我把刊物寄给他看,他回信说:“北京城里怎么会让驴子进去呢?这有些不可信。”但我分明在北京城里看到过戴瓜皮帽的汉子坐在驴车上,现在想来,可能是在北京外环或郊区看到的,中心城区应当不准驴子进去。可是我在文章里没有交代清楚,也只怪我当时没有留心观察,也没敢去信解释这事,但这次江流老师的批评对我后来的写作有长久的提醒。
我的省散文学会会员批准后,江流老师又寄来省散文学会新编的《脚印金灿灿》《碧血黄花》两本书。作为省散文学会会员,我认为有点资格去看望他了。那时,正好我因故需暂住合肥,我在选择住宿时,特意选在二里街文园附近的农民旅社里,因为那里离江流老师的家不到五百米。但我总担心这样冒昧地上门拜访,不知是否妥当。因此,有两次我走到文园的院门口又踅了回来,还有几次到旅社边上小卖部拿起公用电话,但终究没有拨号。我想还是等办完事以后,再去看望江流老师吧。没想到江流老师竟然在这期间与世长辞了,我也就永远失去了当面聆听江流老师教诲的机会了。
回想那十年间,江流老师以写信的方式教给我许多写散文的“真传”,如他在一封信中说:“许多前辈在谈论散文时,都强调散文写作的 ‘真’。这真,不仅与假大空相对,还包涵写散文一定要发自真情,由真情而生发出真趣……”
正如胡明播所说的,江流老师是热心的人,乐于帮人的人。尽管我与江流老师从未见面,但我总能想象得出他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并且可以肯定他是一个慈祥的、和蔼可亲的人。每当看到江流老师歪歪扭扭的“绝笔”,我总要想:他是靠在床头写的呢,还是支撑在木椅上写的?白天写的,还是晚上写的?脑海总会浮现他写信时艰难、吃力的样子。
仅从他病重期间还要为我这个素不相识甚至可以说毫不相干的农民安排补办会员证并特意写信说明的小事上看,我就知道江流老师就是一个一丝不苟的好人,他一生中,肯定也以同样的情怀对待过更多的人。而我认为的好人,并非常人认为的那种“对你好你就说人家是好人”的好人。我认为的好人是农民意识里的好人,事实上,农民意识里的好人往往是经得起时间验证的好人,正如农民感念的植物,总是默默地奉献果实的植物,不会是好看的盆景。
现在,江流老师已去世十五年了,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要想起他。
刘永彪
关注芜湖身边事,乐享城市生活圈。 芜湖热线,看见更好的芜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