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格力 芜湖体彩
发新帖

潘漠子长诗《需要》,原发《大家》

开启左侧
需要

爱过的地方,不便清洗
在爱过的地方,没有第二次

      1
把我的形状完整地告诉她
把我的丑陋张扬出去
对于你,这是一件需要低头的工作

需要,一座联系的桥
送来忧伤的口讯
不论真假,总能获得一个焦虑的空间

让我泛滥,需要一场雨介入
把我的环境与幸福分开
在你试图照耀的时候

我开始表态了
需要一些箩筐,放在灵魂的晒谷场上
东边的粮食,西边的稻草

被同一双手搬走
放在不同的地方,需要一些不同的昆虫
说出它们的品质

在揭晓的时刻。我被篡改了
除了一个人默默弯曲,一个人卡在路上
你抢在我失约之前

迟到。再一次揭去痛苦的假面
需要一些碎玻璃。迫使一次露天舞会
更改了地点与人数

需要一名清洁工,发出自己的笑声:
“我不是制造者,也没有使用权
尾随着日子走在队伍的后面

因为干净,我才得以彰显
树上一片哩子也不在,水不在河里
你却为自己留下了一个蝉壳

在冬天的北面。我曾经温暖过
对于鲜艳的理解,只剩下一朵梅花的印象了
我不在乎,你粗糙的表面

任性地磨砺我的天空。总有一阵风
送来我们一起养育的亲人
在没有走完的路上

我不会轻易滑出
燕子,不便在春天以外飞翔
有一个看不见的圈子

固定了。我们相似的冤孽
每一次细微的蠕动,都记录了次灰暗的退却
需要一根铁链限制事物的发育

需要一间单身牢房,发挥一个人的想象
需要在梦中涉及自由,并且陷入
需要一根拐杖

提醒着,你应该闪避的义务
我需要多少的声音,才能评论身边的聋子
我有多大的面积,心中的盲者

就有多大的黑暗
我搬进的地方,居留着别人的苍蝇
需要彼此依附着

清理日常的现场。需要一对反义词
维持日常的秩序,需要彼此不分
在共享的时刻

有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缘故需要转达
有一个时间一个地点一个对象需要重新确定
我被消耗着

留下目录。进入漫长的复习
进入我们曾经相爱过的章节
那里刚刚被人翻动过

散发出异味。在收割后的身体上
你已经不便于睡在秋天
我已经愧疚,对着落花反反复复地忧伤

我有自己的落花。有我自己的赏析
在我的血肉没有变换之前
总有一封信被退回来

摆在曾经写下的地方
需要自己拾捡自己,象拾捡死亡的草芥
轻轻地插在可能涂改的地方

        2

我不能把痕迹透露给你  
我不能,从你的缺口里游进去
里面,被不知名的东西堵住了

你在里面,不便于塞入新的名称
像灶膛里不便添加新的柴草
你的里面,冷寂下来,留给了不辞而别的人

陌路人,只有一具温暖的身体
是真实的。只有一枝送不出的死玫瑰
是真实的。你的脸,平静得像深秋的土地

盖上了一片落叶。而我构成了你的平静背景:
一片深秋的土地,一片另外的落叶
一枝卖不出的死玫瑰,盖住一具别人的身体

莫名的身体,只能有一个来回,轮到你安排
只能有一次亲吻,惊动你的灵魂
我以看得见的白发为证:

一次合作的代价,从两个人的背弃开始
一场大雪,一次融化,一次裸呈
被撬开的部位,洒满了虚无的阳光

照耀我的虚无人格
两个人的道德作坊,寂灭而无语
两个人的齿轮,寂灭而无语

两个人的素描,悄悄地挂出来
在撕掉广告的地方
你补充了什么?你换取了什么?

两个人的山水间,你为什么让出大路
你在为谁让出大路?
你又能为谁让出大路?

虚弱!我只能应验这个词语
像一句咒语应验开口说话的人
像一个算命老人,以陌路人充任生活的终生伴侣

我蒙住了眼睛,我不能有意看见
我不能,从你的缺口里游出来
永远缩在里面,听着感应到的死亡乐章

慢慢地红润起来。
一个旧线团,静静地散开
一朵旧莲花,静静地唯美

你感应了什么?你又删除了谁?
你拆开了什么?你与谁粘在一起?
你离开了什么,你便拥有了什么

而我的肉体与你这么相像
光芒相像,阴影相像,边果核也相像
需要中介者从中间切进去

丢下一把语言的戒刀。需要我弯腰
需要你捡起。在黑夜到来之前
请不要说出我的黑暗

请不要否认我的黑暗,那只蜡烛
鲜红而忧郁,在黎明到来之前
请不要宣布我的黎明

请不要惊醒我,不要温暖我
不要延期,不要离去,也不要哭泣
请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需要我

需要水、需要流动,需要词语的波浪
从后记开始拍打,到卷首开始结冰
三十岁了,我尚未打开你的页面

请把我的门打开吧,请把我的试题泄露
把我的袋子扛走,把我的气味留下
需要你走在我的前面

不要指引,需要追随
你走到哪里,我便活到哪里
需要我凝结你身后的岁月

需要我架起香炉
需要我说出思念
你的马鬃那么长,仿佛我的马尾

扫过饥饿的胸怀
需要你写出上联,需要我进入下联
应验它。那块用过的土地又被征用了

我仍然没有搬走
向日葵低头了,我仍然没有搬走
我一直住在你的单身旅店里

扛着你的锄头,握着你的镰刀
我有自己的疾病,需要在痛苦中变得更绿
在不明的坟堆旁边,跪下

等着夕阳西下。我需夕阳的脸色
享有夕阳的倦意
与你一样,把夕阳叫做美丽的晚年

上面飘着寂静的天幕
下面飘着喧嚣的纸人
你用泥土捏造了我

你用心意喊醒了我
需要我与众不同
甚至与众不同地死去

        3

我有自己的地图,当我走过
我有飘起的痛苦
在天上,遇见第二个人,是痛苦的

昨天的衣服,都掉在地面上
昨天的叶子,都掉在今天的地面上
我的残肢,被第二个人认出,是痛苦的

我曾经有一个家庭,闪着棺木的光泽
结实,辽远。比一座监狱还要忧郁
但我需要的不仅仅的忧郁

我有自己的模型,也有简洁的名称
我享受自己的花蜜
顺从着你偷偷长大

我识得风雨,也认得草木
我们顺从着黑夜
学会顺从埋在黑夜的人

需要尊重埋在黑夜里的眼睛
它是我的灯火,它有我的欲念
陌生的眼睛,有它本身的黑夜

需要你相信,我有自己的眼睛
它是我的禅思,它是我的泥沼
它把道路编排在一起

凸现着你的历史,乱得像一堆内脏
我有纯洁的心灵,也有不洁的肉体
我不懂清洗是什么意思

我有自己的流水,流水有我的意义
当我像风帆一样飘浮起来
当我把岸还给你的时候

我们的婴儿开始变皱了
除了伸出抚慰的双手,除了一次次缩回来
我不知道下一个肢体,从哪里开始接触

从哪里开始伤害,使从哪里开始赞颂
在哪里开始哀悼,便在哪里开始温习
围观者的圈子,被迟来的围观者剪开

送给我刺目的金子吧,需要迷惑你的身体
送给我刺目的容颜吧,需要贴近你的身体
送给我刺目的才华吧,需要在诗中撞击你的身体

还需要什么?多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有自已的仓库,像我的荒芜堡垒
在长久的太平中,悄然改变了自己的属性

在长久的梦幻里,认不出的,不属于这座花园
在一朵花的花园里,摘不去的,只有贞节的芬芳
我记住白色的范围,在精神的烘托中

抹去我曾经来过的血迹
抹去我的日期,庄严地,陪伴我一起崩溃
我需要你,跟随尘封的词语一起唱出:

风吹着,雨下着,阳光照着
我听着,我看着,我想着:
我有自身的废墟,等着你的归来

其他人正在看
新芜湖热线 为芜湖而变 主流网络媒体 芜湖城市门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