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送礼 OR 收礼︱教师节这份“礼”,家长和老师竟然是这么说?!

开启左侧

原作:微信公众号 吴真说

几千年来,老师的地位是很高的

——天、地、君、亲、师。

天地是神、君给秩序、亲给生命。

师,则是职业之首。

niQIxZa86XxWiInZ.jpg

教师,其实与农夫、渔夫、士兵、屠夫一样,是一种职业。

都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一种技能,再通过出售自己的技能、获得收入和回报。

但是,教师位列所有职业的首位。

所有职业中,能与教师勉强平齐的,可能只有医生了。

医生,救人性命。教师,教人知识。

虽然农夫生产粮食、士兵提供安全也很重要,但教师却明显在社会地位、伦理观念上更高一级。

一句“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更把教师这个职业,彻底推向了神坛。

你的思想要教师来开导、你的能力要教师来教导、你的困惑要教师来辅导

你的整个人,都是教师给你的啊!

昨天是教师节。朋友圈刷爆了对老师的祝福。

但其实,观察当今中国、微观中国,不能光看这些表面上的东西。

因为,晒朋友圈,已经成了中国最大的伪装。

你要深入各个微信群,看看人们真正在讨论什么。

这几天围绕老师的话题,主要分两个部分。

一、各位家长,你们给你的小孩的老师送礼了么?

Pxhx9Zh29XxnHr2l.jpg

这哪是通知,这是提醒么?


来,让我们再看看一些微信的聊天记录。

DJjhijAvOAhpt19I.jpg


图片看完。下面进入文字分析阶段。

据吴真实际采访,家长们的想法可以归纳成以下几类:

1、真心型。

我家小孩调皮,老师教育辛苦,送个几百块钱卡,也是应该的。

就象逢年过节去长辈家总要带点东西,这怎么算腐败呢?

2、风气型。

现在社会就这个风气,谁办事不送礼?何况为小孩。

其实也没多少钱。也就是条把烟、瓶把酒。

3、跟风型。

好象人人都在送,我也送吧。

不知道老师收不收,我要问问别的家长是怎么送的。

4、办事型。

小孩视力不好,想调个座位到前排。

平时专门送不好。正好趁这个节日送一点,也好开口提这个事。

上次车辆去年检还送了一条烟给车管所的人,很顺利。现在办事都这样。

5、害怕型。

人家都送我不送。老师肯定记不得谁送了、只会记得我没送。

现在大家都送了,我要不送老师会不会给小孩小鞋穿。

6、传播型。

现在的老师,都是见钱眼开的,隔壁班小王家没送,马上就调到最后一排去了。

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老师,在课堂上根本不讲内容,都留着辅导课上讲。

现在的老师,一年光收礼、开小灶,收入都有几十万。要是主课老师兼班主任,就更不得了。

唉,讲这些干什么,还是送。

把小孩培养出来,以后就当老师和医生,把红包都收回来。

二、各位老师,你们收了你学生送的礼么?

据吴真实际了解,老师们的想法,也可以归纳成以下几类:

1、拒绝型。

老师就是教小孩的,家长送礼,是对我能力和道德的不信任。

如果小孩毕业后再来拜访我,带东西可以。

现在小孩还在上学,不要送东西给我。

2、委婉型。

我拿这份工资就是干这个事的。但家长的心情我理解,其实,不管什么小孩,我都会一视同仁的。

不过,硬拒绝也不好,我一般会把茶叶收下,购物卡就让家长带回去。

3、接纳型。

现在的风气的确不好,你不收,家长反而会以为你不喜欢他家小孩。然后他会反复来送。

而且其他的老师也收、我不收显得太另类。

4、谨慎型。

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反腐败,校长开会讲了,别说现金、就是小礼物,都是微腐败。

除非是特别要好的家长、实在推不掉只好收下。

一般家长,真不敢收。

谁知道这些家长送了之后出去怎么讲。

5、无谓型。

现在的家长都不知道怎么晓得你住哪的。送上门来,你硬推出去,搞得好尴尬。

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又不是巨款,收了就收了,能照顾就照顾点吧。

不过调座位这种事,最好别提。个个都想往前坐,我安排哪个。

6、主动型。

收入少、房价高,还说我们老师是上等人,其实一点实惠都没有、天天累得死。

哪比得上那些公务员、医生,灰色收入都吓死人。

我也想买金域蓝湾的房子。不带家教、不搞补习班,我哪买得起。

我又不象那些官僚,他们才伤天害理。我靠山吃山。

这一届学生家长里有几个工作还不错,有一个还是火星房地产的副总,要重点照顾照顾。

LS00rkreKsrDeEO9.jpg

孔子是圣人,也是一名老师,也收学生礼。

礼尚往来,是中国传统。

一直以来,过节拜访师长,是一种礼节、礼数。

不去送礼,是一种失礼。

郭德纲和曹云金,就为这事儿闹翻了。

但近十几年来,这种礼数,客观上越来越变味、主观上越来越被怪罪。

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给老师送金钱和类金钱型的东西的呢?

据吴真分析,应该是90年代左右——

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认为,所谓有权人、特权派的小孩在学校受到了优待。

他们家小孩有的,我小孩也要有。

以前穷,没有这个条件。现在可以用金钱来换到权力才有的照顾。

如同法国大革命史上,资产阶级刚发家、想用金钱买议会的席位。

于是,开始送礼。

后来,大家都有点条件了。

而且送老师的成本,并不至于象贪官买官、开发商买地那样,要大量资金。

大家都送得起,于是都送。

从土特产到米、油、购物卡直到现在的现金。

而老师开小灶、开小班,就如同设计师接私活、程序员接外单一样。

觉得自己是靠自己的能力赚钱。

2008年,范跑跑曾经说,教师就是一份职业,为什么要给教师这个职业加上道德的枷锁?

抛开其它一些敏感的原因(想深入了解其它原因,欢迎后台留言)不谈,在很大程度上,这种风气,与当前的所谓“起跑线竞争”有很大关系。

比如,一方面是对家教的指责、一方面是对家教的热衷。

每个人都讲,我哪想让小孩上这么多补习班啊,但人家都上,我家小孩不上哪行呢。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社会学课题。

从这种微腐败现象能够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种相互迫害的过程。

受害者本身,也是施害者。

人人互相指责、个个认为自己是被迫的。

其他人正在看
新芜湖热线 为芜湖而变 主流网络媒体 芜湖城市门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